我是臺北酒店經紀-Regine,誠徵酒店經紀人

我是臺北酒店經紀-Regine,誠徵酒店經紀人

臺北酒店經紀-Regine很多朋友因為自身困難,不得不選擇酒店工作。
酒店的經紀人Regine知道,每一個做酒店的朋友都想努力一段時間,解決了財務問題後,可以賺一點積蓄,然後揮一揮袖子,走向全新的生活!

本來在酒店工作的初衷和目的就是這麼簡單,但是善與惡是一個身體的兩面。
社會上好人壞人都在你我身邊。
同理,當你選擇酒店經紀為你安排酒店工作時,一個好的酒店經紀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幫你“揮一揮袖子,不帶走一片雲彩”。
相反,當你選擇一個沒有不道德觀點的酒店經紀時,只會讓你陷入更大的麻煩。

臺北酒店經紀Regine Mommy擁有20年的酒店管理、訪台和經紀經驗。
我相信她絕對是你選酒店的最佳伴侶!
你和我在黑暗的大海中相遇,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如果你記得,你最好忘記。這個會上互相照耀的光!

我叫君君,是一名酒店公關,現在我是一名酒店經紀。

我在學習的過程中有一種自卑感,因為我沒有那麼好看。我想打扮的時候,有一次同學跟我說我有病。在酒店工作後,我發現在這里,我終於可以自由打扮了。

我長期從事組織社會團體的工作。我高中時在一家熱門音樂俱樂部和報社工作。我太認真了,不愛玩。不知道為什麼,做事很認真的女生沒有異性。男生似乎更喜歡符合刻板印象的女生。這讓我很疑惑,我是不是配不上異性的愛?在酒店工作,客人來了,我真的會被當成女生。客人會覺得他想愛女生,想對你好。在酒店裡,它似乎彌補了過去的一個空缺。

19歲高中畢業,去臺北工作。因為想照顧患有睡眠障礙的母親,也想攢錢進行藝術創作,所以開始做酒店公關。想攢錢考美術系,邊做酒店邊上北京藝術學院的學分班。後來發現把時間投入到學院里有點浪費,目標也不一定要在學校里積累。當時我在臺北條通的一家日式酒店工作。工作的時候對身邊的事情很好奇,就開了《酒和姑娘的日常生活》粉課,寫自己在這份美好的工作中做的小事。

公關是一個把負面力量最大化的工作。
我是在酒店待了三個月才正式喜歡上這份工作的,因為剛開始只是笑笑,有點尷尬。後來通過慢慢學習別人的說話方式,學會了溝通技巧。

當公關的時候我很開心。我的成就感一般是在打扮得漂漂亮亮,得到客人誇獎的時候產生的。
那一刻我覺得“我創造的產品得到了客人的贊賞!酒店公關創造的商品就是自己,被欣賞的時候是一種“我的商品被肯定了,好開心!“的感覺。

酒店公關就像一個“造夢者”,客人嚮往什麼樣的夢想,我們就能創造什麼樣的夢想。我喜歡唱老歌。一些來酒店的客人是為了尋找“對美好舊時光的集體回憶”。最喜歡唱鄧麗君的《我只在乎你》,最喜歡聽嘉賓給我唱王傑的《一場游戲一個夢》。有客人進來,我就通過客人的說話和長相喜好來讀空氣,猜測他喜歡哪個老明星的歌。當我猜中對方的口味,讓客人找到自己喜歡的“對美好舊時光的集體回憶”時,我心裡感到興奮和幸福。

這份工作有趣的地方在於,每個公關對這份工作都有不同的解讀。對於有些人來說,公關是一個別無選擇的選擇。她工作的時候,面對男人很不自在。但也有人認為她陶醉在這份工作中,享受著活在這個世界上的感覺。客人來消費會覺得是男人得到了控制權。但實際上是公關控制了氣氛。我們必須神不知鬼不覺。我覺得公關是一個把負面力量最大化的工作。在這個社會,很多人認為酒店公關是一群被龐大的父權制支配的“弱女子”。不過我覺得酒店公關是一群厲害的玩家,他們的技術和文字促成了不少生意。男人的陽剛之氣,那些棱角分明的大石頭硬碰硬,但是要交流的時候,女人是很重要的存在。

但是乾了兩年半,喝到肚子破了。我在一個半公開的個人頁面上寫完工作日記後,很多人私下來問我公關好還是危險。有的人負債,有的人家庭,我知道他們為什麼需要做這份工作。因為我的責任感,我不放心把它們交給我原來的經紀人。我請了一年假,開始做酒店公關經紀。

成為一名特工,做一個靠譜的哆啦a夢。
經紀可以更清楚的瞭解酒店生態的事實,我發現這更接近我想做的事情。我開始想做一個“我們能讓行業變得更好嗎?”。

做經紀人很累。當我是公關的時候,我只需要照顧好自己。酒店經紀就像藝人經紀一樣,需要隨時照顧和關照我直屬的公關。公關喝醉了,我們得想辦法帶她回家;如果出了事,我們要負連帶責任。比如有個公關,聯系不上任何人,最後聯繫上了才發現被性侵了。有些經紀人可能會說你是如何粗心大意,如何讓自己陷入這種境地的。我也需要說這些話,但是我也做過公關,我理解她現在的難處。她害怕被拒絕嗎?你害怕今晚拿不到工資嗎?還是他們在酒店的時候,角色還沒演完,很難拒絕?這些事情很沉重,但確實發生了。我做過公關,不能把指責當回事。

有時候公關會跟我抱怨,她可能會因為不喜歡這份工作而哭。在這些時候,我感到很難過。其實因為我太喜歡這份工作了,我會想,是什麼樣的困境讓你別無選擇?

公關工作一般是晚上7點到凌晨,但作為經紀人,我白天要起床接電話。很多公關的人來臺北工作,家人卻不知道這件事,有時候朋友也很難理解我們的處境。有時候,公關唯一可以傾訴的人就是我。我呢,他們很難過,我放不下任何人。你說公關和經紀人是朋友嗎?我以朋友的身份處理我所有的直接公共關系。但在個人生活中,我變得社交疲勞,有點孤僻。當我可以一個人的時候,我想一個人呆著。

但經紀人的成就感還在於,我被肯定是一個可靠的人。公關方面,臺北家裡沒有電視。她說她非常想看電視。當我聽到她說“是不是我看了就不會那麼抑鬱了?”“我趕到光華商場買了一個電視盒子;也有小姐姐有厭食症和恐慌症,不能出門,但是肚子真的太痛了。我們做了一些有點像《長發公主》的東西。她從公寓樓上掛了根繩子,我買了吃的綁起來給她吃;有的公關被她男朋友虐。我們幫她逃出來,戴上假發,跑了三四趟,最後把她送到社會福利機構收容。一位年輕女士曾經叫我哆啦a夢。被需要被感謝的感覺很好。雖然有時候會被當成工具男很久,但我會提醒自己適時拉回來。當我真的累了,想放鬆的時候,我喜歡畫畫,這是一件很有儀式感的事情。有時候,喝酒會讓你感覺更好。從去年開始,我突然瘋狂地愛上了夾子娃娃。錢投進去,需要運氣或者某種技術才能得到想要的東西,這一點對我來說很有成就感,因為某種程度上,很難代表。
作為一個公關人,學會用溫柔的力量打一場夢,並不容易;作為經紀人,很難照顧到每一個直接的公關人員。但是,我很喜歡玩益智游戲。有段時間,我當將軍的時候,找人下棋。非常酷。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