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酒店上班朋友

我的酒店上班朋友

我有一個神秘的朋友,以下簡稱她為L。

我與L相識於5年前,當時我是個在瑜伽館教課不滿一年的貧窮小教練,她買了私教體驗課。她身體很虛,我給她上完課之後她突然說要請我吃飯。反正閒著沒事,就去了。聊天過程中發現她似乎很有錢,又認識各種有錢人,但又不上班。而且她說她很小的時候就出來打工,我們吃飯的地方就是她曾經打過工的飯店。並且她還在工廠流水線上過班,但現在突然這麼有錢,又提到她的男朋友如何如何,所以我馬上就猜到了她應該是有金主的。

這也沒什麼,跟我沒啥關係。我就正常給她上課。

L不經常上課,很懶,上課也是動不動就“這個太累了我做不來”。不知道是我長了一張很愛吃的臉還是怎麼的,每次上完課,她都要請我吃飯。吃飯的時候她話特別多,我只是埋頭吃,偶爾回應幾句。但就這樣,她似乎就已經非常崇拜我,似乎在想盡一切辦法跟我套近乎。比如說吃完飯還要邀我逛街,買口紅買香水送給我。我不知道她為什麼這樣。她跟我在一起好像特別開心,好像我願意和她一起吃飯、她送我東西我願意收,就是讓她特別開心的事情。

漸漸的我開始了解她更多事。她只上了初中就出來打工,去過北京,住地下室,啃饅頭度日;後來在飯店打工,站到腿都腫;再後來,就突然掙了很多錢。我從來不問她怎麼掙錢,她說什麼我就听。

她說她沒什麼朋友,小姐妹(她把“朋友”和“小姐妹”是區分開來的)都總是想方設法坑她的錢;男朋友在上海,很久來看她一次;她想學英語,因為男朋友答應她要帶她去國外旅行。

她知道我學歷高,英文好(並不是很好,只是勉強過了六級,但她覺得已經特別特別好了),就要跟我學英語。我認認真真給她選了最最初級的書,從最簡單的開始學。其實學習效果還是蠻好的,但她也就學了大約10次課,就宣告放棄,“因為沒時間”,七千塊錢學費就這樣打了水漂(也就是白給我了)。現在她又花了兩萬多塊錢報了英孚,我看也還是打水漂的份兒。

後來又跟我學瑜伽和普拉提,這次學費是三萬,總算是勉強把課上完,在我的強迫之下(我也不想白白收錢,我也想教會她東西),她的身體素質和基礎知識學得還算不錯(但過程真的很艱難,總是請假,總是聽不懂,總是練不動)。

不客氣地說,她就是一個好吃懶做沒毅力並且不愛動腦子的人,我實在無法想像通過普通工作渠道她能怎麼掙錢,不可能的。我這樣說不代表看不起她,而是她事實上確實是這樣的。這跟她的經歷有關,沒受過什麼教育,沒有基本的學習能力和邏輯思維,腦子用起來確實會沒有那麼靈活。這不是她的錯,在我用盡各種辦法強迫她學習一些東西之後,她那段時間腦子有變好一點。掙慣了容易來的錢,人會產生惰性,辛苦的錢自然就沒有驅動力去掙了,那段時間我強迫她給會員上課,她也有變勤快很多。但這一切在她結束跟我的學習、我離開蘇州不再督促她之後,全部打回原形。她又變回原來不工作、不動腦子的狀態了。

在後來的相處中,她還是一直喜歡我崇拜我,並且漸漸把她的秘密透露給我,還邀我和她的“男朋友”一起吃飯(是一個矮小的四十多歲毫無魅力的中年男人,開一輛路虎,是某房地產公司的股東)。而我始終對她的生活方式保持不評判的中立態度。

她出生在一個非常貧窮的鄉村,母親有嚴重的疾病,父親及所有親人都重男輕女。她有一個弟弟,但很小的時候掉進池塘里淹死了,從此他父親每天都念叨“沒有兒子在村子裡抬不起頭”,即使她這個女兒給父親寄的錢已經有十幾萬了。

家裡要建房子,她父親沒有錢,問她要。她又拿了十幾萬給他,還幫他還債。而他父親還威脅她“你對我不好我就把房子留給大伯的兒子,不給你”,並且因為十萬塊錢彩禮,強迫她跟村里的一個男人結婚。

她的“男朋友”送了她一輛二十多萬的車,提車那天她不敢開,叫我去幫開。我說新車開去太湖兜兜風吧玩一玩,她很高興地答應了。但路上她父親打電話來,又因為錢的事情吵了起來。她哭著大喊,“你要是覺得因為我是女孩,所以討厭我,那為什麼不生下來就把我掐死!”我也不知道說什麼,只能默默開車。

我跟她說過很多次,你的父母不愛你,這是沒辦法的事,你給他再多錢他也還是不愛你,你就接受這個事實死了心吧。

後來我就離開了蘇州,大約有一兩年沒有聯繫。前兩天我回蘇州也沒有告訴她。但今天不知道為什麼,她突然發消息問我什麼時候回蘇州,說邀我吃大閘蟹。我就回复說已經回來了,所以晚上又去了她家吃飯。

她的那個房子我去過,是她那個房地產男朋友給租的,很漂亮的兩室一廳。今天不知道為什麼,她突然跟我講了更多的秘密。

她說最近沒有錢了,要去上班了。我也沒多想,就說“哦,上班挺好啊”。她好像鼓起勇氣似的,用很快速的語氣說,“我小姐妹叫我去酒店上班上班”。我還是沒什麼表情,說,“哦,這樣啊。”她感覺我對此沒有什麼評判,就開始說,從前她也去過酒店上班上班的,因為怕別人看不起,所以從來不說。

以下是她告訴我的蘇州酒店上班概況:

“那些上白班的人都看不起我們上夜班的”(都是社畜,誰還有資格看不起誰呢)

“酒店上班的媽咪都很會做人,有的媽咪一年掙一百多萬”(瑜伽館有個會員也是做媽咪的,帶她的小妹來學瑜伽,還要學騎馬,各種技能,打造高端時尚的形象,姑娘們都開的奧迪,都有蘇州百萬房產)

“我們就是陪客人喝酒,有時陪他們打牌,一晚上小費一千塊,一天一結,一個月交給酒店上班2000塊錢管理費”

去酒店上班的都不是最有錢的,特別有錢的去私人會所,那種地方要有介紹人才能進去

“去酒店上班的都不是最有錢的,特別有錢的去私人會所,那種地方要有介紹人才能進去,而且那種有錢人不喜歡我們這種酒店上班的女孩子,他們要上白班的女孩子。介紹人要交待清楚女孩子的底細背景,他們嫌酒店上班的女孩子臟。但她們白班的又乾淨到哪裡去呢,還不是陪那麼多客人”(她們稱自己在酒店上班上班為“上夜班”,普通工作稱為“上白班”,同樣是陪客,也還是有鄙視鏈,看來鄙視鏈真的無處不在)

“一個女孩子有沒有在酒店上班做過,我一眼就能看出來”

“上次有個新加坡客人看上我了,想花三千塊錢跟我睡,我沒答應。我要那種跟我長期穩定相處一直給我錢的,這種一次的我還怕染病呢”(看吧,男人們怕陪睡的有病,人家還怕你們有病呢)

“我有個小姐妹特別拼,出來做五天,陪了13個客人喝酒,客人一走她就趕下一場,五天掙了一萬三”(陪酒也要加班,佩服)

“陪打高爾夫特別掙錢,打一場能掙2千-4千,我有個小姐妹就是。但前期不掙錢,要花很多錢去學,技術好了人家才要你陪打,我也想去學。她們都是先在酒店上班認識了有錢的男朋友,然後通過男朋友進入高爾夫的圈子”(擁有技能果然更掙錢,終生學習在哪個行業都是必須的啊。她給我看了高爾夫妹子視頻,特別漂亮,又漂亮又努力真的是)

“以前我們館的S老師應該也是在酒店上班做過的,我看得出來。後來跟了一個當官的特別有錢,她那套房子就是男朋友送的,我去過她家”(那個老師非常漂亮身材也好,擁有二十多萬的車和兩百多萬的房子,跟我同歲。我當時就想,憑她的教課技術不可能買得起房,不然我早就發財了。她漂亮是漂亮,教課不行,而且也是貧窮山村出來的,每天上那麼點課,還天南海北到處去玩常常請假不上課,我早就猜到她應該是有金主的)

L和她的小姐妹們都有很強的危機感,她們知道自己吃的青春飯,過不了幾年就沒有男人給自己錢了,所以她們會在有金主的時候拼命問金主要錢,然後試圖自己做一點事業,比如開個瑜伽館、美容院之類(我知道的幾個蘇州瑜伽館就是金主給小妹開的)。但因為她們都沒什麼經營頭腦,又無法踏踏實實學東西,很容易被騙,所以往往是一直賠錢。

L就被塑形內衣騙過10萬加盟費,報名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都是交了錢不好好學,感覺好像交了錢=已經學到,我教她的那點瑜伽課程可能是她真正學過的唯一一項技能了(現在丟得差不多了,不練不上課),還整過什麼化妝品賣,各種各樣的折騰。我算下來這五年她至少亂“投資”了四十萬,把這筆錢存下來不瞎搞,比什麼都好。

但L有一顆向上飛的心,夢想通過自己的“努力”掙一筆大錢。每次都虧,虧了又回酒店上班掙快錢,問男人要錢。我真害怕她繼續折騰幾年還是虧損越來越多,但又不好說什麼去打擊她的夢想。每次跟她說“要踏踏實實做點事才行”,她都是滿口答應,轉眼就忘。

因為她不認命,所以拒絕嫁給村里的男人,在鄉下窮一輩子;又因為她過於不認命,總想一飛沖天,導致這麼多年那麼多錢全都打了水漂;更何況家裡還有個吸血鬼父親,常常打電話來要錢。

L的小姐妹們也大都跟她一個處境,她們的生命歷程注定了她們會走這樣的路,可憐又可悲,但又毫無辦法。

L沒有愛,父母不愛她,男人不愛她,她自己也不愛自己;她沒有朋友,小姐妹都只是想跟她利益交換或是佔便宜;她背後無家可歸,前方迷霧重重。

L問我交往的男朋友會不會給我錢,我說我只喜歡年輕的帥哥,我不要錢,我要性感可愛和肌肉。她彷彿在聽天方夜譚,“不是只有男人才喜歡年輕女孩子嘛,X老師你的想法好奇怪”。

L現在有兩個固定的“男朋友”,他們彼此不知道對方的存在,她想盡一切辦法問這兩個男人要錢。而她以後不想結婚,想掙多點錢,自己一個人過一生。見了那麼多形形色色的男人,她跟男人之間的關係只剩下錢。這是難免的。

有時我覺得她很可憐,但我又有什麼資格可憐她呢?即使她像個無頭蒼蠅一樣在生活的罐子里處處碰壁,但我自己又何嘗不是這樣呢?只是碰的壁不一樣而已。

她的生命力很頑強。祝她好運。

以下為關於酒店相關文章:「當酒店小姐的條件要很高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