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朝中三國的色情產業對比·N號房·歡樂組·夜總會

韓朝中三國的色情產業對比·N號房·歡樂組·夜總會

性產業合法與否,是人類社會的爭議話題。目前全球200個國家裡,允許性交易的國家佔70個,禁止性交易的有130個,前者從自由市場的觀點出發,覺得既然有這個供需關係,就不應該干涉阻止,後者從人的尊嚴倫理出發,認為有一些東西是不可以賣的,它是人之所以為人的基本價值,人人平等。對於買春的一方來說,社會缺少其性慾的正常解決渠道;對於賣春的一方來說,社會缺少滿足其賺錢需要的正常空間。正是在兩方面擠壓之下,妓院這個場所於焉誕生。

自願賣淫合法與否是爭議話題,不過被脅迫出賣身體就是整個世界的眾矢之的了。雖然那些自願賣淫的人很有可能只是圖謀金錢,所以說到底是金錢脅迫他們出賣身體,不過世界上多數的工作都是如此吧,而在武力或其他手段威逼之下強迫賣身則是所有地方的法律都嚴懲的了。

韓國發生了驚動社會的“N號房事件”,就是一起令人不齒的強迫賣淫事件。組織者一開始以坑蒙手段欺騙少女發表裸照視頻,進而以暴露他們的身體為要挾威脅她們繼續發布照片。她們不希望自己的干的事情被家人知道,也不想自己的真實信息被人肉搜索出來,很多選擇默默配合。但是要拿這起事件和他們的鄰國朝鮮做一個對比,便會發現韓國的水還不是那麼臟。

朝鮮作為當今世界幾乎是唯一與世隔絕不融入世界資本體系下的社會主義國家,人民貧困,法律嚴格,應該不會有人為了錢而搞性交易吧?可能沒有韓國社會為了金錢而出賣靈魂的龐大市場,不過國內的性資源被以一種更強迫的手段收歸為了國有。雖然法律嚴令禁止,不過官員階級享受性福利已經成了公開的秘密。金日成時代建成的“歡樂組”,按照官階排定“性福”待遇,局長以上的擁有豪奢的別館,妻妾奴婢成群;以下的則享受24小時隨叫隨到的性服務。在朝鮮,權力代替了金錢,特權階級擁有壟斷性的霸權,他們是法律規則的製定者,又是腐敗體制的享受人,只要握有手中的權力,是不用花錢的。金正恩上台後修建華殿,在全國14-18歲少女中蒐集美麗的處女,當N號房變成了帝王后宮,沒有正義可以在這片土地上實現,因為“博士”本人就掌握著國家政權。也許在韓國引起民憤的事情,到了朝鮮就成了總書記開恩的受寵若驚。權力不講道理,權力的背後即暴力,當暴力大到一種龐然不可撼動的程度,道德本身也會轉彎獻媚。

我相信中國位於朝鮮和韓國中間。我們有龐大的地下性產業市場,同時官場包二奶情婦又是常有的現象,更常見地,在職場中,大部分姑娘都應該遭遇過明明暗暗的性騷擾,為了不得罪上司或者為了升職,很難不去適應這種職場潛規則。中國位於朝韓之間的坐標,從體制上就可以看出。我們改革開放走上了國家管控的資本主義經濟路線,而在政治上仍然堅持社會主義一黨專政。在中國,金錢和權力糾纏在一起,既像朝鮮一樣官方監守自盜,又如韓國一般金錢萬能吃香。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