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錢,只能跟狗一樣求他原諒”

“沒錢,只能跟狗一樣求他原諒”

有人說,像上面的幾個女生都太傻了。

她們只知道拿包養的錢去揮霍,卻不知道用這些錢來做一些別的事情。

讓利益最大化,到最後再成功抽身,這才應該是最明智的做法。

照這樣看來的話,他們好像說的也有一點道理,包養似乎可以成為一個成本極低的投資機會。

但是這種話,就像浪子回頭,妓女從良一樣,多是人們一廂情願的意淫罷了。

小涵是從一個農村出來的姑娘,從小到大生活都很清苦。

所以她奮發圖強,希望可以改變貧窮的現狀,讓自己和父母都能過上好日子。

功夫不負有心人,她最終考上了上海的一所大學,邁出了新生活的第一步。

但是,高雄的消費水平有多高,相信大家都有所耳聞。即便勤工儉學,省吃儉用,她在大學裡的生活也十分難以維持下去。

就在讀到大三,她實在無法堅持下去的時候,一個中年男人看上了她,並提出了包養的條件。

儘管多年來的教育和道德在不停地告訴她,自己絕不能答應這件事,但最終,她還是屈從於現實的殘酷,同意了男人的要求。

這一包養,就是兩年時間。

在那兩年裡,她過著衣食無憂的日子,開豪車,住別墅,各種奢侈品更是從來不缺。

但不得不說,她還算有上進心,儘管生活奢侈,但是工作也沒有拉下,也算的上兢兢業業。

兩年之後,老闆對小涵已經玩膩了,所以毫不留情地讓她走人。

雖然心有不甘,但是小涵也只能在商場大鬧一次後選擇離開。

畢竟,他們這種關係可沒有簽合同。

離開之後,小涵又重新找了一份工作,她自信滿滿地認為自己可以開始新的人生。

但是最後卻發現,她早已無法適應現在的生活了。

在脫離包養之後,沒有了豪車,沒有了別墅,沒有了日常生活中可以拿來炫耀的奢侈品,工作也比以前更辛苦。

到這時她才察覺到,原來自己早已經習慣了那種想買什麼就買什麼的日子,再也無法回到過去了。

最終,她受不了這樣窘迫的日子,於是又去找那個男人,像條狗一樣地求他原諒。

對於她來說,反正人已經髒了,再破罐破摔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只是很可惜,她希望能夠回去,那個男人卻不會,她的身邊早就有了更年輕漂亮的女孩。

慾望就像毒品,只要嘗試過一次,即便你戒掉了,但是只需要一個引子,就會重新把你拉入深淵。

察·高吉迪曾說過:人一旦成為慾望的奴隸,就永遠也解脫不了。

在包養交易中,你的慾望被無限滿足,但同時你的意志也被慢慢侵蝕。

最終,你成為了一隻金絲雀,縱然打開籠門,你最終也會選擇飛回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