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公關之聲】找一個孤獨的人,就像找自己。

【酒店公關之聲】找一個孤獨的人,就像找自己。

我是小河。我來臺北的原因是要在一家旅館工作。

從高雄到臺北,我總是感到孤獨。所以我喜歡參加社會運動。走在街上,周圍的人都是同溫層,仿佛我有伴。加入《酒和姑娘的日常生活》後,我和朋友去做了一個關於酒店文化的演講。其實我不太擅長和那麼多人說話,喜歡默默的站在燈光後面。

六年前,我來到臺北。家裡有困難。除了我的父母,我母親的家人也需要我的幫助。我開始在中國工作。高職畢業後從事餐飲行業,工資22000元。沒有存款讓我焦慮。沒有其他技能,在酒店工作是一個可以讓我賺更多錢的選擇。

感情工作需要學會給自己劃定界限。

在我成為酒店公關專業人員之前,對這個職業並不熟悉,但也沒有負面印象。吃飽了才知道新聞里有很多刻意的標簽。然而,我還是害怕。我找了朋友的表哥做代理,看了他博客里寫的工作介紹,知道不是騙人後就來上班了。當時去臺北三天,住在林森北路的日租套房。他問我為什麼想做這件事。你想掙多少錢?你想做多久?我告訴他,因為家裡的環境,我想賺100萬,先工作一年。

起初,我在南京復興服飾店工作[1]。買了一雙15cm的高跟鞋,從來沒穿過。早上剛買的,晚上要穿一整天上班。我自己也開始看電影,學化妝。剛來臺北的時候,我拔掉套房的冰箱,開空調,嘗試各種省錢的方法。我一周工作五六天,非常努力。但這也讓我不得不在一年後休息。

在酒店,我學會自己設置開關,每天上班前化妝1小時,這是我自己的儀式。化妝後,我看起來像是在工作。對於客人來說,也要分清公私。

我害怕遇到尋找曖昧粉色氛圍的“戀人”。剛開始的時候,我常常會不自覺的降低自己的底線,像個洋娃娃一樣。我也怕客人要求私人約會。下班了,我以為下班了,但是看到客人的留言還是很緊張。不,我不能,因為他們會回到酒店來找你。

後來我發現平等對待客人很重要。我剪短了頭發,在眼角化了尖尖的妝,從外表上改變了自己。我發現客人看到你的外在,心裡會有底,不敢欺負你。即使我還是原來的我,但是聊過之後會發現我是一個很隨和的人。

實在受不了的時候,就哭吧!

酒店公關的情感張力是非常大的。即使有開關和手臂,心理壓力有時也會傾家蕩產。面對這樣的情緒勞動,以前覺得很委屈。現在有時候面對客人的時候,心裡有另一種人格,瘋狂的喃喃自語,來釋放自己的情緒。我也會在心裡告訴自己,一切都會結束。在我們的工作中,酒精實際上會放大我們的情緒。實在受不了的時候,我會直接哭。在店裡工作,看到其他公關突然哭很正常。有時候我在客人包廂哭都來不及,客人都被我嚇到了。但在商店裡,我善於觀察人們缺少什麼,並彌補那個空缺。上班的時候,滿滿一桌子的客人,我會觀察角落裡有沒有一個客人在大家都笑的時候心情不好,我就去找他搭訕。大家玩的開心的時候,我看到桌子亂七八糟的,我就喜歡收拾。有點像駕車者,哈哈。習慣了在大環境下找一個孤獨的對象,想知道他好不好。就像在尋找自己。

喜歡追劇,最近一直在看《斯卡羅》。我也喜歡看電影,是恐怖血腥的電影,比如《索多瑪120天》或者“B邪教”的電影。後來默默發現,我喜歡看這種電影。會很可怕,但也很搞笑。

以下為關於便服酒店相關文章:「酒店小姐月收入10萬是真的嗎?薪水什麼時候領?

做了幾年公關,認識了一個新的代理人君君,和她一起加入了“酒和女孩的日常生活”,推廣酒店文化,做工會,希望能抓住更多心裡受傷的酒店公關。我經常和他們一起出去演講。一個人說話的時候,總怕自己說不好,但還是想一直和他們一起做這個平臺。我更喜歡在幕後,沒有燈光我會更安心。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