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一個男模俱樂部,也就是俗稱的男性公關店

酒店小姐一晚上打15個男模公關,男模會館的糗事!

在台灣省疫情的新聞里,總有很多網友習慣分析確診病例的足跡。以前一個男模俱樂部,也就是俗稱的男性公關店,因為確診患者的反復就診而登上新聞版面,讓很多網友疑惑“男性公關店有什麼好玩的?《CTWANT》獨家專訪了三位經常去男性公關店的女嘉賓,她們會向讀者解釋她們真正喜歡男性公關店的地方。

首先拜訪了嫁給富商的小姐小慈(化名)。婚姻可以算是標準的“政治婚姻”。這段婚姻不僅讓兩個家庭更加富裕,也給小慈的生活帶來了些許熱情。小慈說,和丈夫溝通後,她也決定讓他“自己出去玩”。在一個妹子的介紹下,小慈喜歡上了去男性公關店的感覺。

小慈說自己在家真的很無聊,去男性公關店不是為了報復,只是單純的無聊。在幾個陶姐姐的陪同下,大家一起喝酒聊天,身旁還有會說話的帥氣小哥哥伺候,以此來感受活潑開朗的氣氛,轉移日常生活的壓抑。但為了避免意外,小慈在男公關店裡玩得開心的同時,從來沒有和任何男公關交換過聯系方式。

補充話題:來到男模會館,什麼都可以忘記,走出會館的大門一切就關機,又找回新的自己。

在這個過程中,小慈也認識了很多和自己情況一樣的女士,間接擴大了自己的人脈。小慈還得意地說,“我老公在男公關店裡有好幾個生意是我幫他拉回來的。”至於經營一個男人的公關店,小慈說其實老公是知情的。其實很多姐妹的老公也是知情的。有好幾次,姐姐們的老公和老公在酒店喝酒,她們和姐姐喝酒。喝完酒,她們的老公會集體來男方的公關店接老婆回家,那是一種奇妙的景象。

第二次面試的是電商行業的女老闆萌萌(化名)。萌萌說,當她獨立創業時,她實際上在商場里遇到了很多欺凌和歧視。“太多男人欺負我,看不起我,就因為我是女人”。雖然電子商務的業務蒸蒸日上,但伴隨著它的高性能,也給萌萌帶來了無盡的壓力。於是,萌萌也在閨蜜的介紹下接觸到了男公關店。

萌萌表示喜歡那種乖巧、可愛、健談、撒嬌的小男孩。以前我也請過男公關,甚至花了幾百萬給聘請的公關買了一輛BENZCLA250。但沒想到這個男公關在他的車上和別的女生約會,甚至還背著他另交女朋友。幸運的是,萌萌在給車之前留了個心眼,把車登記在了自己的名下,而不是公關的名字。最後,萌萌也成功追回了汽車,結束了這段註定的愛情。萌萌說,雖然他事業有成,但他完全可以支撐他在男性公關店的消費。但這也讓他在很長一段時間里感到很復雜。他明明知道自己是在“花錢買幸福”。他一方面覺得用錢買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是一件幸福的事,但另一方面又覺得“他們都是來找我要錢的”。這種矛盾的感覺讓她很痛苦。

第三個來訪者是丫丫,她在一家酒店工作。丫丫說,她來男裝公關店就是想找“瘋狂的快樂”。平時上班就看一堆中年油膩大叔。看久了真的很惡心,所以想來男士公關店看帥哥洗眼。另一方面,我平時是為別人服務的,也希望下班的時候有人為我服務,所以會和同事來男裝公關店玩玩。

但是酒店本身就是一個賺錢很快但是又極其容易空的工作。丫丫說,她曾經迷戀過一個男公關,每周上班的工資幾乎是這個男公關直接花大錢的全部受眾。誣陷男公關的受眾後,我是不可能去酒店上班的。一方面瘋狂花錢,另一方面又沒時間賺錢。來回的時候被經紀人警告“這是慢性自殺”。

但當時我並沒有聽勸,而是繼續沉迷其中。最後當我所有的現金都被套牢的時候,我只能向女朋友,同事,經紀人借錢來支撐自己的消費,所以欠了很多債。最後在經紀人的幫助下,他拿了一筆錢償還了大部分債務,但也被經紀人規定“不得再去男模特店”,“必須去上班還債”。雅還說“我的手機被強制安裝了冰棍來跟蹤我的行蹤”。

來男裝模特店欠債,聽起來是個很誇張的故事。但丫丫說:“我還不是最誇張的!雅雅描述,她過去在酒店有一個女同事,也很沉迷於在男性公關店裡找樂子。在此之前,她甚至誇張地說“一個人點了15個男公關陪她坐”,僅當晚就花了20多萬。

但瘋狂消費後,丫丫說這個女同事“攤手了,我付不起”。這也給店家和乾部造成了很大的困擾。雅雅背後,雖然聽說這個女同事和乾部談好了分期付款,但是雅雅聽說後一個月就再也沒見過這個同事。

大家都在聊的:「你的前女友」自己一開始會去男公關店主要是因為好奇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