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時候,外送應召正掀起一股熱潮,經常聽到有人說

那個時候,外送應召正掀起一股熱潮,經常聽到有人說

編輯:灰色產業在世界上一直存在。這項業務並非完全非法,但也不是一項公平的業務。乾這一行的人在和別人談論工作時必須閃爍其詞,否則會受到批評。總之,灰色行業的勞動者多多少少都有一種抹不去的負罪感。但是,這里必須強調一點。即使當事人從事灰色行業,也不一定是灰色的。現在的日本,只要不加入幫派,從法律上來說就是一個行為正當的普通人。Kenji Mei(化名)是東京六本木的一名電話工作人員,每個月能賺上千萬日元。通過對作者的採訪,本文將揭示他經營呼叫站的秘密…

梅本找了一兩個女人,然後開始了他的那個時候,外送應召正掀起一股熱潮,經常聽到有人說。客人支付的費用中,店家收取40%,剩下的60%是女孩的報酬。起初,他沒有雇用其他員工,所以他自己開車送女孩們。
當時有一波外呼,經常聽到“只要有車有電話,誰都能賺錢,能拿出兩三百萬創業。』
但實際上,如果不多花點錢打廣告,不僅泡不到女生,客人也不會打電話。雖然不一定要給女生發固定工資,但是如果女生知道自己在這家店賺不到錢,就會馬上辭職。所以,如果我哪天不接待客人,我必須安慰他們:“今天真是倒霉。』
然後給他們送點零食。我也是搞外呼的,一邊學這行的招數。我帶領的一些女生很體貼,偶爾會給我帶點能量補充飲料。而我的心態就是,只要有一個女生在我的旗下工作,我一定全力以赴為她。
作為一個經營者,我必須有敏銳的觀察力,才能發現他們想從我這里得到什麼。有的人追求的是父愛,有的人追求的是愛的感覺。總之一切努力的目的就是讓他們喜歡上我這個經營者。但我不能對他們多愁善感。保持距離是最合適的關系。
別的店有些店長為了討好女生,會幫女生提高時薪或者輕松拍女生,但我絕對不會做這種事。在我的事業步入正軌,有固定客戶之前,我的存款每個月都會減少一百萬左右。雖然我當時急得差點哭出來,但我從來沒有在女生面前表現出自己的軟弱。我只希望女生賺錢,希望她們喜歡在我店裡工作。

結果當我改變想法,知道經營者必須優先考慮女生的時候,店裡的生意就開始好轉了。覺得我的店還不錯的女生會幫我找其他朋友過來,自然會形成呼朋喚友的氛圍。我得靠女生幫我賺錢,所以女生因為沒有嘉賓點名而心情低落的時候,我會鼓勵她們。我對女生的所作所為會直接影響到店家的利益。當我明白了這個道理,店鋪的業績開始步入正軌。店家、姑娘、客人是一種相輔相成的三角關系。所以我會對女生說:
“因為有客人,我們才能繼續營業。』
而面對男員工,我會說:
“因為這些女孩,我們才能繼續我們的事業。』」
聽了梅本的話,我頓悟了。同時,我知道我不能低估特殊行業。一般來說,這一行的男人都很會花言巧語,能把女生哄得服服帖帖,然後利用她們賺錢。對此,梅本此前曾這樣說過:“這一行的基本精神是掌握人與人之間的關系。」

確實是一句值得深思的話。
另外,即使女生知道自己賺的錢有40%必須交給店家,也不覺得被壓榨。起初,我對如此高的百分比感到驚訝。不過我想女生應該都明白,店家必須打廣告招攬客人,把自己送到客人指定的地方。在和客人獨處的時間里,店家也會保證自身的安全。下班後,店主會開車來接他,然後把他安全送回辦公室或住處。從工作內容來看,似乎店家確實應該拿到40%的報酬。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回到頂端